佛說除蓋障菩薩所問經卷第十二

譯經三藏朝散大夫試鴻臚卿光梵大師賜紫沙門臣惟淨等奉 詔譯
「復次,善男子!菩薩若修十種法者,能離八難。何等為十?一者、離不善業;二者、如來所立禁戒而不違越;三者、遠離慳悋;四者、於先佛所植眾德本;五者、勤修福行;六者、智慧具足;七者善解方便;八者、勝願具足;九者、多起厭患。十者、發勤精進。
「善男子!菩薩不造不善業故不墮地獄,設或示現生地獄中,亦不受彼地獄極苦,復不久處地獄之中,又不於彼有情生瞋惱心。何以故?謂以菩薩本性具修十善業故,以是因緣,菩薩不墮地獄。
「又,善男子!菩薩於如來禁戒不違越故,不墮畜生之趣,設或示現生彼趣中,而亦不受畜生之苦。
「又,善男子!菩薩不起慳悋,不以慳因緣故墮餓鬼趣,設或示現生彼趣中,而亦不受餓鬼之苦。
「又,善男子!菩薩不生邪見之家,設生於彼亦不壞淨信,而菩薩者,常得善知識共相會遇。何以故?菩薩久修善法,於先佛所植眾德本,而常於彼正見家生,於彼生已淨信具足,亦復廣大增長淨信。
「又,善男子!菩薩諸根亦不缺壞,若復諸根有所缺壞,即於佛法中不能堪任法器。何以故?菩薩廣集福德勤修福行,常尊重供養如來塔廟若法若僧,常所親近作諸勝行,由勝行廣修於己,乃得諸根圓具。以圓具故,於佛法中即大法器。
「又,善男子!菩薩不生邊國,其中有情愚騃聾瘂,色力不具無所堪任,善言惡言不曉其義,於佛法中非其法器,不識父母、沙門、婆羅門。是故菩薩常生中國,其中有情根性明利,多有智者,復為智者所許,是所堪任具有力能,善言惡言悉曉其義,於佛法中是大法器,深信沙門、婆羅門。何以故?先所修習智慧力故。
「又,善男子!菩薩不生長壽天,若生其中,雖有無數諸佛出世,亦不值遇,利有情事不能成辦。是故菩薩生於欲界,此中有情值佛出世,愛樂親近而可化度。何以故?菩薩善具方便故。
「又,善男子!菩薩不生無佛世界,若生其中,即不見佛、不聞法、不供僧,是故菩薩生於三寶具足佛剎之中。何以故?由昔所修勝願具故。
「又,善男子!菩薩若聞諸可厭事,無有不生厭惡心者。何以故?菩薩纔聞是事,即起厭患之心,生厭患已發勤精進,修諸善法斷諸惡法。善男子!菩薩若修如是十種法者,即能遠離八難。
「復次,善男子!菩薩若修十種法者,得不忘失菩提心。何等為十?一者、遠離諂誑;二者、正而無曲清淨潔白,遠離追求猶豫分別;三者、受持佛法;四者、於法而不祕惜;五者、遠離法慳;六者、不作障法因緣;七者、無不實語;八者、攝受大乘之法如說能行,於彼受持大乘人所起尊重心;九者、於彼受持大乘人所,為漸入大乘故起親近想;十者、深入大乘故,於說法人起師尊想。善男子!菩薩若修如是十種法者,即得不忘失菩提心。
「復次,善男子!菩薩若修十種法者,得宿命通。何等為十?一者、供養諸佛;二者、攝持正法;三者、修持淨戒;四者、除疑離障;五者、多生歡喜;六者、多作觀想;七者、常住定心;八者、生處清淨;九者、常受化生;十者、得明利識。
「善男子!菩薩由廣供養佛故,即能尊重正法,以重法故,乃於持法人所,以彼因緣能於正法受持讀誦,以所得法廣為他說,由是不惜身命,勤行修習受持正法,復能修持淨戒。戒有三種,謂身語心。由其三業戒清淨故,即能除疑離諸障染。何以故?先由戒行清淨,即能除疑離障;離疑障故多生歡喜,以心喜故多作觀想;由觀想故常住定心,心住定故生處清淨;處清淨故常受化生,以化生故得明利識;識明利故能知一生、二生、三、四、五生,若十、二十乃至百千無數生中宿命通事。善男子!菩薩若修如是十種法者,得宿命通。
「復次,善男子!菩薩若修十種法者,得不離善知識。何等為十?一者、不離見佛或聞或念;二者、不離聞法;三者、不離供僧;四者、不離於諸佛菩薩讚歎禮拜合掌恭敬或復頂禮;五者、不離於多聞人所聽受說法;六者、不離聽受波羅蜜多法;七者、不離聽受菩提分法;八者、不離聽受三解脫法;九者、不離聽受四梵行法;十者、不離聽受一切智法。善男子!菩薩若修如是十種法者,即得不離善知識。
「復次,善男子!菩薩若修十種法者,得遠離惡知識。何等為十?一者、遠離破戒人故,即能離惡知識;二者、遠離壞正見人;三者、遠離壞軌範人;四者、遠離壞正命人;五者、遠離耽湎之人;六者、遠離懈怠之人;七者、遠離沈沒生死之人;八者、遠離背菩提人;九者、遠離習近白衣之人;十者遠離諸煩惱故,能離惡知識。善男子!菩薩雖於如是等處皆悉遠離,而亦不於彼等人所生恚惡心、生惱害心、生輕慢心,菩薩但起是心:『如佛所說,一切有情諸界緣成,性欲相染習相近故即有所壞,是故我今離所習性。』善男子!菩薩若修如是十種法者,即能遠離惡知識。
「復次,善男子!菩薩若修十種法者,得如來法身。何等為十?一者、得平等身;二者、得清淨身;三者、得無盡身;四者、得積集善身;五者得法身;六者、得不可計度難測之身;七者、得不思議身;八者、得寂靜身;九者、得等虛空身;十者、得妙智身。善男子!菩薩若修如是十種法者,即得如來法身。」
除蓋障菩薩白佛言:「世尊!何等分位菩薩得如來法身?」
佛言:「善男子!初地菩薩得平等身。何以故?而此菩薩能離一切險惡之身,遍知一切菩薩地法;二地菩薩得清淨身,善具淨戒故;三地菩薩得無盡身,已離一切瞋恚故;四地菩薩得積集善身,積集諸佛法故;五地菩薩得法身,了知一切法故;六地菩薩得不可計度難測之身,積集一切不可計度甚深法故;七地菩薩得不思議身,積集善巧方便故;八地菩薩得寂靜身,遠離一切戲論及離諸煩惱故;九地菩薩得等虛空身,能現無量廣大身故;十地菩薩得妙智身,積集一切所知法故。」
除蓋障菩薩白佛言:「世尊!如來法身與菩薩法身有別異不?」
佛言:「善男子!身無有別,其功德相而各有異。」
除蓋障菩薩白佛言:「世尊!云何身無有別功德相異?」
佛言:「善男子!身實無異。何以故?身者積集所成,同一相故,然功德相而各有異。」
除蓋障菩薩白佛言:「世尊!功德相異者,其事云何?」
佛言:「善男子!我今說喻以明斯義。譬如摩尼之寶,若不磨治與磨治者,二寶俱名摩尼之數。而彼已磨治者摩尼之寶,光明煥耀瑩潔可愛,與不磨治不可倫比。菩薩身摩尼寶,如來身摩尼寶,亦復如是,如實皆同。然菩薩身摩尼之寶,對如來身摩尼寶前,說其清淨光明之相不可倫比。何以故?以如來身摩尼之寶廣大無量,滿有情界及虛空界,光明顯煥照耀而住。所以者何?如來身摩尼寶者,磨治清淨離一切垢,不可以菩薩身摩尼之寶而為倫比。何以故?菩薩有餘垢故。
「又,善男子!如白分中初二夜月與彼望夕,圓明相遠體無殊異,法有差漸故。如來之身、菩薩之身亦復如是,俱名為身。然菩薩身光明照耀,對如來前不可倫比,其猶初二與十五月。善男子!是故當知,說如來身與菩薩身,雖同一相而功德異。
「復次,善男子!菩薩若修十種法者,得金剛不壞身。何等為十?一者、不為貪瞋癡所壞;二者、不為忿惱疲倦驕慢顛倒見等所壞;三者、不為世間八法所壞;四者、不為惡趣之苦所壞;五者、不為一切苦所壞;六者、不為生老死苦所壞;七者、不為一切外道他論所壞;八者、不為諸魔及魔眷屬所壞;九者、不為聲聞緣覺所壞;十者、不為一切欲境所壞。善男子!菩薩若修如是十種法者,即得金剛不壞之身。
「復次,善男子!菩薩若修十種法者,為大導師。何等為十?一者、得他信許;二者、為他所敬;三者、善作指引;四者、為他依止;五者、能為濟命;六者、善備資糧;七者、富有財寶;八者、無其止足;九者、為作先導;十者、善到一切智城。
「云何是得他信許,乃至善到一切智城?善男子!如海導師,若王若王臣皆悉信許,菩薩大導師亦復如是,若諸佛、若佛之聲聞弟子皆悉信許。
「又,善男子!如海導師,得婆羅門、剎帝利等一切人民恭敬供養,菩薩大導師亦復如是,得一切學無學眾,及餘天、龍、夜叉、乾闥婆等恭敬供養。
「又,善男子!如海導師能於曠野險難之中為作指引,令其安隱不生疲倦,菩薩大導師亦復如是,能於生死曠野險難之中,為諸有情指引其道,令知煩惱惡賊之處,使獲安隱不生疲倦。又
「善男子!如海導師為諸孤露困苦之者作其依止,使令得出曠野險路,菩薩大導師亦復如是,能為諸外道等而作依止,使令得出生死曠野大險惡道。
「又,善男子!如海導師能為王官及餘人眾設以所須作其濟命,菩薩大導師亦復如是,能為耽著生死諸有情類,設以方便作其濟命。
「又,善男子!如海導師隨諸方處若行若住,與諸商眾同涉曠野險惡道路期至城邑。是時,導師善備資糧,令諸商眾同出曠野險惡之道,乃至安隱得到城邑。菩薩大導師亦復如是,隨欲往詣親近佛所,欲為攝受廣多有情,過大生死險惡道中,欲令有情悉到一切智大城之所,是故菩薩善備福智諸行資糧。
「又,善男子!如海導師欲止諸方富有財寶資生緣具,所謂金銀琉璃摩尼珊瑚車渠等寶,菩薩大導師亦復如是,欲止一切智大城故,廣集一切佛法勝行。
「又,善男子!如海導師於其財寶希取無足,菩薩大導師亦復如是,於聖法財積集無足。
「又,善男子!如海導師與諸商眾善為先導。何以故?為主宰故,善增益故,所作勝上故,能以愛語而攝受故。菩薩大導師亦復如是,能為一切有情而作先導。何以故?於功德法善增益故,分位勝上故,為勝主宰故,出實語故。
「又,善男子!如海導師具力能故得到城邑,菩薩大導師亦復如是,具勝力能得到一切智大城。善男子!此等是為菩薩得他信許乃至善到一切智城。善男子!菩薩若修如是十種法者,為大導師。
「復次,善男子!菩薩若修十種法者,善知正道。何等為十?一者、善知道路平坦;二者、善知道路險惡;三者、善知道路安隱;四者、知其道善;五者、善知道路流潤枯涸;六者、善知道路處所;七者、善知道路之相;八者、善知道路正直;九者、善知道路詰曲;十者、善知道路出要。善男子!菩薩若修如是十種法者,善知正道。
「復次,善男子!菩薩若修十種法者,善能說示無顛倒道。何等為十?一者、應以大乘所度有情,即為宣說菩薩道法,不說聲聞道法;二者、應以聲聞乘所度有情,即為宣說聲聞道法,不說菩薩道法;三者、應以一切智道所度有情,即為宣說一切智法,不說緣覺道法;四者、應以緣覺乘法所度有情,即為宣說緣覺道法,不說一切智道;五者、著於我執法執諸有情類,如應為說空無我法,不說我及有情、壽者、養育、補特伽羅道法;六者、依著二邊有情,即為宣說離二邊法,不說著二邊法;七者、散亂有情,即為宣說止觀道法,不說散亂之法;八者、愛著戲論有情,即為宣說真如道法,不說愚夫愛著戲論之法;九者、樂著生死有情,為說涅槃道法,不說生死之法;十者、住邪道有情,為說離其過失荊棘之法,不說煩惱荊棘之法。善男子!菩薩若修如是十種法者,即能說示無顛倒道。
佛說除蓋障菩薩所問經卷第十二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