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說除蓋障菩薩所問經卷第十六

西天譯經三藏朝散大夫試鴻臚卿傳梵大師賜紫沙門臣法護等奉 詔譯
爾時,除蓋障菩薩白佛言:「世尊!所有如來廣大威德,願佛、世尊為說少分。」
佛言:「善男子!汝當諦聽!我今為汝,略說如來廣大威德。」
除蓋障菩薩白佛言:「善哉!世尊!願樂欲聞。」於是除蓋障菩薩受教而聽。
佛言:「善男子!如來成就大慈無量平等,普及一切有情。如來於一有情行其慈已,於餘一切盡有情界,普遍行慈亦復如是,乃至等虛空界所行亦然,而實不能得知如來大慈邊際。
「又,善男子!如來成就大悲功德,不與一切聲聞菩薩同等。如來於一有情行大悲已,於餘普遍盡有情界所行亦然,為彼有情廣作利益。
「又,善男子!如來成就說法無盡。如所成就,若或一劫、百劫、千劫,乃至無量無數劫中,爾所有情若干種類,名言各異理趣不同,如來同時能為說法,然實不能得知如來說法邊際。
「又,善男子!如來成就無量問答。若諸有情乃至在於有情數者,同時各以種種差別名句文義問佛、世尊,如來於一剎那、一臘縛、一牟呼栗多中皆悉能答。然實不能得知如來應答辯才究盡之相。
「又,善男子!如來成就禪定無礙境界。正使一切有情悉住十地,彼等有情同時俱入無數百千三摩地門,如是入時,經于無數億百千劫,所入三摩地各各別異,然亦不能得知如來所有三摩地門及三摩地境界。
「又,善男子!如來成就無量色身化門。若諸有情應以如來色相而得度者,如來於一剎那、一臘縛、一牟呼栗多中,各各能於彼彼之前現如來身。若諸有情應以別異色相而得度者,如來於剎那中,悉現種種別異之身。
「又,善男子!如來成就無量天眼境界。若有有情具天眼光明非肉眼者盡有情界,彼如是等諸有情類,超過算數思惟較計。是等世界,如來悉能一一觀見,如觀掌中菴摩勒果。
「又,善男子!如來成就無量天耳境界。若無邊世界充滿其中,如前所說一切有情,彼如是等諸有情類,同於一剎那中俱時發聲,音韻詰曲各各差別,如來悉能同時聞彼一一音聲各各解了。
「又,善男子!如來成就無量勝智。假使無量無邊盡有情界等虛空界諸有情類,各各思惟,各各計度。隨其種種思惟計度,各各造業差別不同。如來於一剎那、一臘縛、一牟呼栗多中,悉能了知此類有情,如是思惟:『此類有情如是計度,此類有情造如是業得如是果。』如來以其三世無礙清淨智力,而悉能知。
「善男子!如來常住三摩呬多,不離三摩呬多。何以故?如來無失念故,諸根不散亂故,無異思惟故,已斷一切煩惱故,如來寂靜極寂靜故。
「善男子!若有煩惱心即散亂,心散亂故,不能積集一切善法。是故如來已斷煩惱,離諸塵染得諸漏盡,獲一切法平等自在,成辦三摩地三摩鉢底境界勝行。
「善男子!如來於一一威儀道、一一三摩地常所修行,乃至入涅槃時所行無失,況復一三摩呬多?善男子!如來如是於無數劫積集功德,是故如來所有功德不可量、不可稱、不可思、不可計。」
爾時,除蓋障菩薩白佛言:「世尊!豈非如來於三阿僧祇劫積集功德耶?」
佛言:「不也。善男子!如來境界不思議故,若住不可思議菩薩方能積集,非三阿僧祇劫所能積集。何以故?若菩薩得入一切法平等者,方入劫數,非初發心者之所能入。」
除蓋障菩薩復白佛言:「世尊!如是所說如來廣大威德,若人聞已,能生淨信歡喜適悅,當知是人具大福德者,作諸善業者,斷諸業障者,廣多信解者,是人得近菩提,況復有能於是法中,聞已受持讀誦通利,復能廣為他人說者,必知是人不久應當得如是等如來廣大威德出生。」
佛言:「如是,如是。善男子!如汝所說,彼人當得諸佛攝護深種善根,於多佛所尊重恭敬。是故,若善男子、善女人聞說如來大威德已,勿生疑惑勿起猶豫。若彼善男子、善女人,能於七晝夜中,專注繫念心不散亂,思惟如來廣大威德。隨所思惟,深固作意深固信解,隨其悟入過七晝夜已,應當嚴潔敷設種種供養之具,著新淨衣起清淨心現前諦想,即於是夜得見如來。若復不能依其法式或有所減,但能專注一心者,是人臨命終時,亦得如來為現其前。」
除蓋障菩薩復白佛言:「世尊!或有人聞宣說如來大威德時,生不信不?」
佛言:「善男子!亦有有情聞說如來大威德已,起麁惡意極損害心,於其說法師所起惡友想。以是緣故,身壞命終墮地獄中。
「善男子!若復有人聞說如來大威德時生淨信心,於彼說法師所起善知識想,起師尊想。如是之人,決定於先世中,曾聞如來如是廣大威德之法,世世已來至于今生,而此眾會之中,亦復得聞如來功德。善男子!如佛所說,若人得聞此正法者,是人先世已曾聞故。」
爾時,世尊即乃舒其清淨舌相遍覆面輪,覆面輪已次覆頂輪,覆頂輪已旋覆身輪,覆身輪已周匝覆於師子之座。次第覆於菩薩眾會及聲聞眾,乃至帝釋、梵王、護世天等一切大會。如是次第周廣遍覆,攝其舌相旋復如故,普告眾會而作是言:「諸善男子!汝觀如來如是舌相,表佛如來言無虛妄,汝等應當各起增上清淨信心,當令汝等於長夜中得大利樂。」
說是法時,會中八萬四千菩薩得無生法忍,無數百千有情,遠塵離垢得法眼淨。復有無數有情,先未曾發菩提心者,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。
爾時,世尊復告除蓋障菩薩言:「善男子!菩薩若修十種法者,善知世俗。何等為十?一者、雖復施設色蘊,於勝義諦中色蘊不可得亦無取著,雖復施設受想行識等蘊,於勝義諦中識蘊不可得亦無取著;二者、雖復施設地界,於勝義諦中地界不可得亦無取著,雖復施設水火風空識界,於勝義諦中識界不可得亦無取著;三者、雖復施設眼處,於勝義諦中眼處不可得亦無取著。雖復施設耳鼻舌身意處,於勝義諦中意處不可得亦無取著;四者雖復施設於我,而勝義諦中我不可得亦無取著;五者、雖復施設有情,於勝義諦中,有情不可得亦無取著;六者、雖復施設壽者、養者、士夫、補特伽羅、摩拏嚩迦,於勝義諦中皆不可得亦無取著;七者、雖復施設世間,於勝義諦中世間不可得亦無取著;八者、雖復施設世間法,於勝義諦中世間法不可得亦無取著;九者、雖復施設佛法,於勝義諦中佛法不可得亦無取著;十者、雖復施設菩提,於勝義諦中菩提不可得亦無取著,復無得菩提者。
「善男子!名相施設此說是為世俗之法,而勝義諦亦不離世俗法有。若無世俗之法,即不能得從勝義諦。若菩薩於如是處了知世俗,是即名為善解世俗之法。善男子!菩薩若修如是十種法者,善知世俗。
佛說除蓋障菩薩所問經卷第十六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