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說除蓋障菩薩所問經卷第十七

西天譯經三藏朝散大夫試鴻臚卿傳梵大師賜紫沙門臣法護等奉 詔譯
「復次,善男子!菩薩若修十種法者,善知勝義諦。何等為十?一者、成就不生法故;二者、成就不滅法故;三者、成就不壞法故;四者、成就不出不入法故;五者、成就超言境界故;六者、成就無言詮法故;七者、成就無戲論法故;八者、成就不可說法故;九者、成就寂靜法故;十者、成就聖者法故。
「何以故?善男子!勝義諦理本無壞故。若佛出世,若不出世本自如是,不生不滅,不出不入,非文字所說,非文字詮表,離諸戲論取證。善男子!此勝義諦,湛然寂靜不可言說,唯諸聖者自內所證。
「又,善男子!此勝義諦,若佛出世若不出世,本無所壞。以是義故,有善男子發正信心,清淨出家剃除鬚髮被服袈裟,既出家已發勤精進修諸善行,如頭覆繒帛救其火然,求法亦爾。
「善男子!若不得勝義諦法,即所修梵行虛無果利,如來出世亦無果利。是故,善男子!若有勝義諦可說,名為菩薩了知勝義。善男子!菩薩若修如是十種法者,即善知勝義。
「又,善男子!菩薩若修十種法者,善知緣生。何等為十?一者、知諸法空;二者、知法無所有;三者知法不真實;四者、知法如像;五者、知法如影;六者、知法如響;七者、知法如幻;八者、知法不久停;九者、知法動搖;十者、知法皆從緣生。
「菩薩作是思惟:『此法如是空,如是無所有,如是不真實,如是如像如影如響如幻,如是不久停,如是動搖,如是緣生。雖復了知諸有生法,決定不住速趣破壞,而亦建立生法滅法及彼住法。』又復惟忖:『如是諸法,從何緣生?從何緣滅?』作是思惟已,乃知是法從無明生,因無明有,以其無明而為先導依止無明,依無明已諸行乃生,依諸行已而有諸識。由有識故乃立名色,立名色故乃有六處,六處有故諸觸隨生,以有觸故乃起於受,由其受因愚夫生愛,愛逼迫故而起於取,以有取故纏縛於有,由有故生,生故有老,有老法故,補特伽羅士夫皆死,依死法故,而起憂悲苦惱愁歎,如是乃得一大苦蘊集。
「是故智者應當勤力斷除無明,破壞無明,拔無明根滅無明法,由無明滅故,即能除滅無智之者所依止法。譬如命根滅已餘根皆滅,無明滅已,無智所依諸法皆滅,亦復如是。何以故?無無智故乃無積集,一切煩惱不轉諸趣,以無煩惱轉諸趣故,即能斷滅生死之因,近於涅槃。善男子!菩薩若修如是十種法者,善知緣生。
「又,善男子!菩薩若修十種法者,能自了知。何等為十?一者、菩薩善自觀察:『今我此身何族中生?婆羅門族邪?剎帝利族邪?長者族邪?而或高尚富貴族邪?其或卑賤下種族邪?若在高尚富貴族生,我當不恃此緣而生憍倨,設使於其卑賤族生。』當起是念:『由我宿昔造雜業故生如是族。』即以此緣厭離於世,生厭離故而求出家。
「二者、菩薩既出家已,即當觀察:『我今為何義故而求出家?』乃自思忖:『我今出家,自得度已令他亦度,自解脫已亦令他人悉得解脫。』以是緣故,終不生於懶墮懈怠。
「三者、菩薩如是觀察:『我今出家,應斷一切罪不善法滅盡無餘。我若已斷諸不善法,生大歡喜適悅慶快;我若未斷諸不善法,應當策勤速令除斷。』
「四者、菩薩如是觀察:『我今出家宜應廣大增長修習一切善法。我若已能廣大增長一切善法,心生歡喜適悅慶快;我若曾未增修善法,應當策勤速令增長。』
「五者、菩薩如是觀察:『我若依止於師尊已,即能增長一切善法,壞滅一切不善之法。』由此因緣,於其親教師所,不以尠聞、多聞、有智、無智、持戒、毀戒,應當悉起佛大師想。於彼師尊之所,愛樂信重恭敬承事,亦於軌範師所,同彼親教之師尊重恭敬。
「六者、菩薩如是觀察:『我若依止軌範師已,當於菩提分法,未圓滿者而能圓滿,諸有未斷一切煩惱而悉能斷。』是故,於彼軌範師所,恭敬承事如親教師想心大歡喜。而彼師尊,能以正道一切善法攝受於我,不以邪道不善之法而為攝受。
「七者、菩薩如是觀察:『誰是我師?』乃審思惟:『一切智者,是我大師,彼一切明了悲愍世間,起大悲心,作大福田,能為天人、阿修羅、世間等師。』以是緣故,生大歡喜適悅慶快。又復思惟:『若佛、世尊為我大師,我實得大善利。如佛、世尊施設學道,我當盡其壽命奉教修學,如聞隨轉終不違越。』
「八者、菩薩作是思惟:『我當從誰而行乞食?』徧伺察已:『我應於彼婆羅門、剎帝利、庶民之家周行求乞,令彼施食獲大果報,成大義利具大威德。我以此緣,令彼得果故從乞食。』
「九者、菩薩作是思惟:『彼婆羅門、剎帝利等,為起何想而施我食?』如是審察:『彼婆羅門、剎帝利等,必應於我起沙門想、起苾芻想、起福田想,故施我食。我今宜應積集修行沙門功德、苾芻功德、福田功德。』
「十者、菩薩作是思惟:『我當云何而能出離無始生死?』如是審察:『一者、我得成苾芻相,斯為第一出離生死;二者、我得成就苾芻所有功德,斯為第二出離生死;三者、我能發起精進捨離懈怠,修諸善行證得法性,斯為第三出離生死;四者、遍修諸行,乃至成佛化度有情,斯為第四出離生死。』菩薩若能如是審諦常所觀察,是即名為善自了知。善男子!菩薩若修如是十種法者,善自了知。
「又,善男子!菩薩若修十種法者,善知世間。何等為十?一者、見高倨人能自卑下;二者、見我慢人能離憍慢;三者、見諂曲人能立正直;四者見妄語人為說實語;五者、見惡語人為說愛語;六者、見麁猛人起柔軟相;七者、見恚惡人能多忍辱;八者、見毒害人為起慈心;九者、見苦惱人為生悲愍;十者、見慳悋人為行布施。善男子!菩薩若修如是十種法者,善知世間。
「又,善男子!菩薩若修十種法者,得生清淨諸佛剎土。何等為十?一者、具戒清淨不斷不雜,復無染污戒行成就;二者、行平等心,為一切有情設平等方便;三者、成就廣大善根非尠少故;四者、遠離世間名聞利養等事復不染著;五者、具於淨信無疑惑心;六者、發勤精進捨離懈怠;七者、具修禪定無散亂心;八者、修習多聞而無惡慧;九者、利根利慧無暗鈍性;十者、廣行慈行無損害心。善男子!菩薩若修如是十種法者,即生清淨諸佛剎土。」
爾時,除蓋障菩薩白佛言:「云何?世尊!為具修十法乃得生邪?為隨修一法無所缺壞亦得生邪?」
佛言:「善男子!若隨修一法不斷不壞,無雜無染清淨潔白,即能成就餘諸法行。善男子!此中意者,若能具修諸法無所缺減,生淨佛剎決定無疑。
「又,善男子!菩薩若修十種法者,不染胎藏垢穢而生。何等為十?一者、修治如來形像;二者、嚴飾破故塔廟;三者、妙香塗治如來寶塔;四者以妙香水洗沐佛像;五者、泥飾塗補掃除濺灑如來塔地;六者、恭事父母;七者、恭事軌範之師及親教師、同梵行等;八者、雖復如是無所悕望;九者、即以如是所有善根而用迴向,願以此善普令一切有情不染胎藏垢穢而生;十者、深心志固。善男子!菩薩若修如是十種法者,得不染胎藏垢穢而生。
「又,善男子!菩薩若修十種法者,即能在家出家。何等為十?一者、得無所取;二者、不雜亂住;三者、棄背諸境;四者、遠離諸境一切愛著;五者、不染諸境所有過失;六者、能於如來所設學門恭敬修習,加復勤力而無厭足;七者、雖復少分得其飲食衣服臥具病緣醫藥,心常喜足;八者、隨得應器衣服離諸取著;九者、厭離諸境常生怖畏;十者、常勤修習現前寂靜。善男子!菩薩若修如是十種法者,即能在家出家。
佛說除蓋障菩薩所問經卷第十七❁